皇冠体育365官网
更多信息
 
 
 
从此无休止的批评和说教不绝于耳

从此无休止的批评和说教不绝于耳

时间:2019-02-22 16:02/点击:

 孩提时,总觉得父亲不喜欢我。那个年代,家里很穷,只要有点好吃的东西,父亲总是把它放在比我小一岁的妹妹嘴里,即使我也有份,妹妹分到的东西也总是比我的多;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,母亲时常给父亲开“小灶”,能享受到这种待遇的只有妹妹一人,我时常羡慕小妹能坐在父亲的腿上和父亲进晚餐;家兄妹八人,记事时的大哥大姐已经上山下乡,二姐远在天津,我和二哥、三哥、三姐长年挤在一铺硬硬的火坑上睡觉,而父亲却是让小妹和母亲睡在舒服软软的木床上;父亲在整个十九组大院出了名的严肃,可只要看到小妹,嘴角总是向上,小妹是父亲的开心果,而对我却是不茍言笑;父亲偏袒小妹,只要和小妹发生“战争”,父亲的斥责总是不分清红皂白地落到我的头上……
  
  小学时,总觉得父亲对我过于严厉。“不准撒谎、不准拿人家东西、不准随便借人家东西、不准要人家给的东西、不准跟陌生人搭话、不准随便串门、不准放学后到处乱走,”那么多的不准,简直压得我透不气来。父亲的严厉,冷淡,使那时的我一见到他,就会不知不觉地心跳加快。记得74年冬天,邻居女孩小娜姐好不容易搞到了三张《闪闪的红星》首场放映票,我美美地和小娜姐、娇娇坐在影院里,直到散场往家走时,才想起了“放学后不准到处乱走”的“父训”。颤颤巍巍的我回到家里躲闪着父亲严厉的目光,心虚、腿抖儿地解释在回家路上已经编好的话:学校组织看电影。话音刚落,父亲那只大手,落在了我的脸上,我不知父亲已经到校找过我。
  
  中学时,总觉得父亲对我苛刻。一支仅2分钱的铅笔用到了手握不住还不算完,非得让我把铅笔用到一劈两半,将剩余短得可怜的铅笔蕊安在自动铅笔上;一个仅3分钱的方格本正面已经写满字,非得让我在方格本的反面再写满字,最后还得通过父亲严格的检查;在众人面前,曾在外人面前大胆地向父亲提出买一支5分钱的冰棍,父亲竟然甩出“不买“冰冷的话语;父亲不问我愿意与否,就把小琴手请到家中,从此我套上了“枷锁”,每天都在父亲的监督下习练,直到父亲点头为止。
  
  高中时,总觉得父亲对我冷淡。高中两年,父亲总是因工作繁忙而没有加参一次家长会,即使是在高考前最要的一次家长会;每一次的努力赢得的成绩,换回的却是“不要骄傲”的冷言,即使我捧回的”全路局新长征突击手“的荣誉,父亲依然是这句话,那时希望听到父亲一句表扬成了我的奢求;高考那天,母亲和姐姐要护送我,却父亲执意让我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向考场,即使外面大雨如注,电闪雷鸣。
  
  大学毕业和刚参加工作时,总觉得父亲对我不关心。看到同班毕业的同学早早地走进了政府市委大院,我央求父亲能否也托人让我也早点上班,却得到父亲“小小年纪怎么学搞不正之风”的回答。结果,当我去学校教务处领取报到通知单的时候,教务处主任悄悄告诉我,我原来分配在铁路法院,因为我的一个同班同学找到了人事局,所以我就自然地到了现在的单位;参加工作后,被分配到一个出力受苦的工作,每个月都要“长途”多次到那些穷乡僻壤的农村,我再次地肯求父亲找人能调换一下科室,因为父亲的一个“下属”的母亲就是我所在单位的政治处主任,然而,父亲无情地拒绝了我。
  
  从此无休止的批评和说教不绝于耳,从此厌烦说教、心抱怨恨的我也开始了频频顶嘴……

  • 上一篇:其实爱、恨往往只是在我们的一念之间
  • /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 


    地址:新皇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   电话:0757-812645637   865232228   269565669   传真:0757-8112659
    新皇冠体育